三道防線讓糾紛止於“門外”

——遼寧法庫法院探索多元解決糾紛見聞

來源:瀋陽網 2021-01-16 04:14

  村委會門口掛上法官公示牌,成立專職調解團隊,創建新型訴訟服務中心……遼寧省法庫縣人民法院堅持將“走出去”“引進來”“強自身”相結合,探索將糾紛止於法院門外、法庭門外、“判決”門外。訴前調解案件數由2018年的133件上升到2020年的1517件。2020年9月,法庫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“全國一站式多元解紛和訴訟服務體系建設先進單位”。

  “法官往村裏跑得勤,有個啥矛盾田間地頭就解決了”

  元旦前夕,記者在法庫縣大孤家子村村委會辦公室,看到掛在門上的法官公示牌,村黨支部書記齊俊海説:“這小牌兒讓老百姓覺得法官就在自家門口。”

  2019年4月,法庫法院在下轄約240個行政村立起來法官公示牌,公示牌上有法官的姓名、照片和電話。在開發區、鄉鎮還設立了綜合糾紛調處工作室、訴訟服務站。

  法庫法院院長陳林説,我們就是要讓法官“走出去”,主動發現、化解矛盾糾紛,爭取做到將普通糾紛止於法院大門外。

  2020年4月,大孤家子村兩位村民因為新開荒地面積引發爭執,不管齊俊海如何調解,其中一方總是覺得他“偏心眼兒”,堅決要求去法院打官司。後來他們按照法官公示牌上的電話號碼,給大孤家子人民法庭副庭長王曉偉打電話。

  王曉偉及時趕到村委會,對雙方説:“信得着,我現在就替你們量地去。”經過王曉偉的測量和調解,兩人同意把新開荒的土地平均分配。齊俊海説:“法官往村裏跑得勤,村民有個啥矛盾,田間地頭就解決了。”

  大孤家子人民法庭所轄5個鄉鎮,63個行政村,約11萬人口。王曉偉説:“把糾紛解決在田間地頭,減少了案件數量,也從根本上打開了糾紛雙方的心結。”

  “打官司費錢又傷感情,多費點口舌能勸和就值了”

  45歲的陳紅利是法庫法院一名專職特邀調解員,2020年7月20日,她用三個小時調解了一個100元錢的糾紛,讓打進法庭的雙方重新成了好朋友。

  陳紅利是法院專職調解團隊的成員之一。為了讓矛盾化解在法庭門外,法院“引進來”多元的“守門人”,把住法庭這道門。

  法院通過讓經驗豐富的退休老法官發揮餘熱,調配院內責任心強的人民陪審員,組建起了一支專職調解隊伍。陳紅利説:“我就是一名普通工人,我把當事人當作自己的朋友,對方也能感受到我的真心。”

  專職調解員、退休老法官張百才説:“打官司又費錢又傷感情,我們多費點口舌能勸和就值了。”

  2019年10月,法庫法院與瀋陽市律師協會合作,建立全省首個民商事糾紛中立評估室,這也是法院為了將案件擋在法庭之外的一個重要舉措。

  在法院寬敞明亮的訴訟服務中心,記者看到:這裏設有評估案件分流窗口,工作人員根據案件特點進行分流,引導訴訟經驗不足、存在較高敗訴風險的民商事案件進入中立評估程序。

  瀋陽市律師協會會長孫長江説:“律師作為中立評估員,通過對有關糾紛進行訴訟評估,提供一個合理的預期、判斷,建議或指導訴請人尋求適宜的糾紛解決方式。”

  “調解比寫判決書還辛苦,我們也要堅持”

  “調解比寫判決書還辛苦,我們也要堅持!”記者在法庫法院與法官們就調解和判決結案方式進行交流時,他們坦率地説出了自己的理解。

  為了讓糾紛止於判決“門外”,法庫法院提出“全員調解,全程調解”。為了保證調解效果,法院還採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。

  記者在法院民事審判庭瞭解到,所有員額製法官都實現了“1+1+1”的審判調解團隊模式,即一個法官帶領一個法官助理、一個書記員。被同事公認為“調解能手”的馮羽帶領的是一個簡案團隊。“我辦的案子都是一些家長裏短的小事,調解成功才是一個裁判者應該追求的。”

  2019年2月,法庫法院開始進行內設機構改革,以新型訴訟服務中心為載體,整合立案、訴服、速裁、調解等功能,進行實體化運行。

  立案庭副庭長邸俊傑介紹,2020年末,53個人來到法院起訴立案,都是為了討回拖欠的工資。為儘快替農民工討回工資,訴訟服務中心決定啓用“綠色通道”,組織速裁和簡案團隊8名法官集中調解。承辦法官將所涉案件當事人分開調處,經過耐心的溝通,53起案件全部達成調解協議。

  陳林説:“法庫法院主動融入當地黨委領導的社會治理體系,多維度、多層次推動訴源治理,將糾紛止於‘三重門’外,就是多元解紛的生動實踐。”

  (新華社瀋陽1月15日電/記者於力、高爽)

編輯:xw10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瀋陽網官方微信(sydcomcn)